澳客比分直播网:第三十章 王

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 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古皇抱著丁九進了茅草屋中,獨留下了蕭炎在太央山頂,抬眼望去,青天似乎就在手邊,云霧清明,四野青山連綿,山川河流都伏身于腳下,站在這里,有著會當臨絕頂的慨然。

蕭炎沉默著,古皇最后的話語猶在耳邊回響,強者作棋局,次者為棋手,弱者為棋子,他現在,只不過是星域的一枚棋子。

古皇所說的另一個棋子,可能就是項禹,他們兩個,現在有著同一個身份,就看誰能最先擺脫。

丁九是來見古皇的,順便帶他來,古皇的意思很明顯,現在的自己,還遠沒有與其坐而論道的資格,準確的說,這世間有誰能有這個資格?

古皇能鎮的住帝鯤一時,卻鎮不住一世,九徒混亂的開始,是無人可擋的浪潮,唯一的不確定,便是什么時候是真正的開始。

佇立半晌,蕭炎輕嘆一聲,就要轉身離去,盡快離開中域,這是古皇給他的唯一建議,這種事情,來的太過突然,以至于蕭炎根本沒有絲毫的準備。

現在就離開中域嗎?自己舍棄一切來到這里,可什么都沒有得到,也什么都沒有做成,就這么離去,甘心嗎?

“你的功法,便決定了你不會平凡,我雖然看不出來是什么,但很明顯,這是你最大的資本,盡全力去完成它,會給你帶來無與倫比的好處。”

茅草屋內,古皇的聲音忽的響起,頓了頓,低沉的聲音再次傳來:“帝鯤不會就這么老老實實的待著的,我能守在這里的時間,最多五年,你如果想要知道什么,五年之內,突破太央山的這一層壁壘,自己上來。”

“好…”

蕭炎身子一震,默然良久,方才沉聲道。

茅草屋內再沒有聲音發出,在蕭炎的腳底下,卻是出現一道源氣化作的長橋,延伸到太央山底下。

蕭炎毫不猶豫的踏步而上,他現在的頭腦很清晰,在與古皇的對話中,很多腦海中糾結的事情也都有了大概的規劃。

古皇鎮守太央山,為大世界守護最后的安寧,這份鐵肩擔道義的大義,讓他欽佩,從前者的三言兩語中,蕭炎也能清楚的察覺到,古皇是在為魂妖之亂中的變數拖延時間。

這個變數,會是項禹?還是蕭天野,或者諸域未曾揚名的天驕,亦或是…自己!

太央山腳下,蕭炎回身看去,太央山的氣勢浩瀚無盡,與西方遙遙相對,一人震九徒,一山鎮中域。

太央山方圓十萬里,沒有一支三大皇朝的大軍駐守,在古皇的眼皮底下,誰都不敢有任何的小動作,現如今這種微妙的平衡,倒是中域從未有過的大好局面。

在蕭炎走出太央山時,目光無意間掃過周圍諸山,一座略顯矮小的荒山上,一道人影,遙望太央山,不知立了多久。

“是誰?”

蕭炎起了疑心,古皇對三大皇朝的來者閉門不見,這個消息理應早就傳遍了中域才對,這個時候敢來這里的,天知道存了什么心思。

荒山上的人似乎也察覺到了蕭炎的注視,目光輕移,迎上了蕭炎的目光。

嗡!

蕭炎腦海中轟然嗡鳴,與荒山上的人目光接觸的一剎那,似乎有著無窮的凜冽之氣涌來,猝不及防間,身形都是一震,一種面對無上至尊的卑微心思瞬間溢出。

哼!

蕭炎神色一冷,他經歷了那么多次心火焚煉,對心志的磨練早已堅如磐石,縱然是古皇,都無法讓他生出絲毫的畏懼,這種心思,甚至來不及出現便是被徹底斬滅。

趁著荒山上的人看向自己,蕭炎也是看清了前者的相貌,一身有些破爛的灰袍將其整個人包裹在內,黑發如瀑,一張刀削斧刻的臉上,棱角分明,一雙眼中更是沒有半分感情,只有自始至終的冷漠。

“中域的天驕?”

蕭炎神色凝重,二人相隔數十里,目光的接觸只有僅僅的一瞬間,在蕭炎疑惑時,荒山上的人忽的一動,竟是向著蕭炎而來。

“閣下從太央山出來,可曾見到了古皇?”

來人為青年模樣,踏立于半空中,俯視著蕭炎,傲然的氣勢,似乎掌握著天地間的一切。

“閣下又是誰?尋古皇何事?”

蕭炎不動神色,目光死死的盯著上空的男子,不知為何,后者給他的感覺是那么的磅礴。

“啰嗦。”

青年劍眉一挑,冷冷的瞥了蕭炎一眼,隨即冷笑一聲:“早就聽聞古皇自天神山重生,在中域入主太央山,原以為會重現古皇朝的威名,卻是龜縮于太央山,不問世事。”

蕭炎眉頭一皺,這家伙未免也太過于狂傲,在太央山下,妄自貶低古皇,比之蕭天野的狂妄都是不遜色絲毫。

“你到底是誰?”

蕭炎踏空而上,凝視著青年的眼睛,沒有絲毫的懼意。

“我?我是這個時代的王!”

青年傲然一笑,看向太央山,如震雷般的吼聲傳遍四野:“有朝一日,這太央山,我會親自踏上去,古皇,你必將成為我領悟玄妙的最后一個對手!”

吼聲落下,風卷殘云,震蕩四野。

蕭炎心神一凜,中域還會有這種天之驕子?觀其氣勢,宛如真正的無上至尊。

“你的證道對手,不會是我,我也不可能做你的證道敵手,我們不是一個時代的人,現在的你,還不如我的對手,趁早滾蛋。”

太央山中,突然響起了古皇威嚴無比的聲音。

“我可取而代之。”

青年不屑一笑,隨之暴掠而去,頃刻間已是消失在了這片天地間。

“這家伙,到底是誰?”

蕭炎心中驚駭萬千,如此桀驁的人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,相比起來,林刀,周元,甚至是蕭天野,都無法與之相比。

太央山再沒有了聲音,蕭炎也無法詢問古皇,聽后者先前的語氣,似乎知道那個青年是誰。

將青年的模樣深深記在了腦海里,蕭炎動身向著洛蒼皇朝的方向掠去,丁九自然不用擔心,有古皇護著,這大世界,都無人能傷其絲毫,更不用說那個小家伙是殺不死的存在了。

太央山,古皇立在茅草屋口,神情肅穆,項禹啊,你也從戰域歸來了,只不過現在的中域,還不到你們折騰的時候,希望你最好離開。

沉默間,古皇眉頭忽的一挑,繼而猛然看向西方,眸子間,冷光四溢,好半晌方才吶吶自語道:“帝鯤…你還能忍多長時間?”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