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世界杯比分世界杯比分直播: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雙帝之戰?。ㄉ希?/h1>

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 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雙帝之戰!

絢麗的火焰,如同火燒云一般,從那虛無的空間之中蔓延而開,一種可怕的溫度,升騰在天地之間,令得地面之上的血海,飛速的蒸發…

“盟主!是蕭炎盟主!”

“盟主出關了,我們有救了!”

“盟主萬歲!”

突如其來的火焰庇護,令得所有驚惶而逃的人們都是止下了腳步,一道道目光,投向天空,最后凝固在了那絢麗火焰之中的一道熟悉身影,頓時間,幾乎所有人的面龐上,都是涌現了激動與狂喜之色,震耳欲聾的歡呼聲,在這片天地響徹著,其中不少人,更是激動得跪伏而下,絕望之后的希望,讓得他們那依舊殘留著驚慌的臉龐上,有著喜極而泣的淚水流下。

經過那重重的征戰,在聯盟的心中,蕭炎的地位,顯然是無人能及,是他們論起年齡資歷,他或許稍有欠缺,然而所有人都是知道,正是那看上去略顯瘦弱的雙肩,卻是生生的抗起了整個聯盟!

在很多聯盟成員的心中,那一道身影,是永遠不會失敗的!

這便是他們心中,對蕭炎的一種近乎宗教般的狂熱尊崇!

這種狂熱,在這種絕望的時候,顯然是會如同病毒一般的瘋狂傳播,因此,那些并不屬于天府聯盟的人,臉龐上也同樣是涌現了激動之色,現在面臨絕望的他們,正需要一個可以依賴的支柱。

天空上,火幕蔓延而開,將方圓數以千萬計的人類盡數籠罩,而在火幕擴散時,那絢麗火焰之中的人影也是越來越清晰,片刻后,火焰減弱而下,一道黑衫身影,便是清楚的出現在了這片天地之間。

“真的是蕭炎…”

在聯盟總部不遠處的一處,大量的人群簇擁在一起,看這模樣,顯然都是屬于同一個勢力,而此刻,在那人群之中,一道身形壯碩的男子,正抬起頭,目光火熱的望著天空上那道身影,聲音中,透著濃濃的興奮。

“柳擎大哥,真的是他?”在男子身后,一名容貌嬌美的女子,也是忍不住的道,誰能想到,短短十數年時間不見而已,當年同在迦南學院修煉的學弟,竟然已站在了這個大陸的真正巔峰。

“哈哈,柳菲,絕對不會錯的,唉,這個家伙,真是太恐怖了,當年在學院,他可跟我差不多啊…”男子,赫然便是當年那位在迦南學院之中,被稱為霸槍的柳擎。

柳菲貝齒輕咬著紅唇,抬頭望著那遙遙天空上,被無數人當做神靈般崇拜的身影,神色略微有點復雜,誰能料到,當年那跟她在內院中有過一些沖突的人,現在,卻是到了這種地步?

在聯盟的其他一些地方,也同樣是有著一些熟悉的目光,注視著天空上的那道身影,皆是有些感嘆。

“蕭炎!”

火幕之外,魂族的眾多強者在見到那一張熟悉的面孔時,眼中也是在瞬間涌上濃濃的驚駭之色,顯然是未曾想到,這才半年多時間不見,蕭炎居然便是恐怖到了這種地步!

“斗帝…”

魂天帝站在血蓮之上,那對血眸,也同樣是在此刻泛起了劇烈波動,片刻后,他終于是忍不住的喃喃道:“怎么可能…怎么可能?!”

喃喃到末,魂天帝的面色陡然猙獰了起來,聲音也是化為咆哮,如雷霆般的在天空上轟隆隆的響起。

不怪魂天帝會突然這般失態,為了達到今天這一步,他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代價,然而就在他成功之時,卻是見到一道竟然還有著其他人,也是達到了與其相同的地步,這怎能讓得他輕易的接受?

而且,特別是在這個人,在一年之前,還僅僅只是他翻手間就能捏死的螻蟻時,其心頭的不平衡,頓時達到了頂點。

“呵呵,這個天地,可不止你一人能夠晉入斗帝…”

火焰散去,黑衫青年浮現而出,他抬起頭,望著那有些失態的魂天帝,不由得微微一笑,原本漆黑色的雙眸中,如今卻是有著絢麗的光澤涌動,看上去顯得異常的溫和以及深邃。

在其額頭處,有著一道火焰印記,呈現諸多絢麗之色,隱隱間,有著一種特殊的波動,從中散發而出,在那等波動下,大地深處的巖漿,流動速度,都是加快了不少。

蕭炎安靜的站在天空上,渾身沒有任何的斗氣波動,那般模樣,顯得頗為平凡,然而唯有真正的強者,方才能夠感應到,那削瘦的身體之中,如今是蘊含著何等難以想象的力量,那等力量,足以毀天滅地!

“你的身上,有陀舍古帝的味道!”

魂天帝畢竟不是尋常人物,在經歷過初始的震動后,血眸之中的波動也是平息而下,他面色略微有著一絲陰沉的將蕭炎細細打量,旋即森然道。

“僥幸獲得了古帝傳承而已?!畢粞孜⑿Φ?。

“該死的虛無吞炎!”聞言,魂天帝面龐忍不住的一抖,心頭有些暴怒,關于古帝傳承的事,虛無吞炎肯定知道,但卻并沒有告訴他!

蕭炎淡淡的瞥了他一眼,旋即目光在這片近乎支離破碎的大地上掃過,最后手掌一探,一道絢麗的光芒,便是落到了被魂天帝一腳踹下天空的燭坤身上,而在那絢麗光芒的照耀下,燭坤身體之上那猙獰的傷口,便是迅速愈合。

傷勢愈合,燭坤那龐大的身軀也是迅速化為人形,面色依然有些蒼白,對著蕭炎苦笑道:“你總算是出來了,再晚一點的話,這里的人都要被那家伙給殺光了…”

“燭坤前輩,先歇息一會吧?!畢粞咨羧岷偷牡?。

“嗯?!?/p>

雖說蕭炎的聲音相當平和,但燭坤卻是能夠感覺到那隱隱間所含的一種威壓,那種威壓,幾乎凌駕了天地,在這等威壓下,就算是他,都是不得不低頭,當下也是點了點頭,道:“我們來防御著魂族的大軍,這魂天帝,就交給你來對付了,斗帝,也只有斗帝能夠應付…”

蕭炎微笑著點了點頭,目光掃過下方,當見到那死傷不少的聯軍時,嘴唇也是微抿,看這模樣,魂天帝顯然是抱著趕盡殺絕的心態…

“挺狠的手段啊,為了完成帝品雛丹的最后一步,竟然造了這般殺戮…”蕭炎輕聲道。

“成王敗寇,可不講究過程?!被晏斕劾湫σ簧?,盯著蕭炎,道:“今日,便是我雙方決戰之時,你若失敗,聯軍之中,必然雞犬不留!”

“你若敗,魂族,我也會趕盡殺絕?!畢粞椎牡?,對于魂族,他早便是恨之入骨,若是有機會的話,他決不會做那等偽善之人,當殺,則殺!

“哈哈,好,那今日,便讓我來試試,究竟是我魂族亡,還是你聯軍滅!”

魂天帝仰天大笑,滔天的血氣從其體內暴涌而出,瞬間便是化為無盡血海,血海之中所彌漫的力量,強得令人感到恐怖。

“魂族之人,退后千里!”血海彌漫,魂天帝聲音冰冷的喝道。

聽到喝聲,那些魂族的強者,也是連忙后退,兩名斗帝強者的交手,足以毀天滅地,若是被絞入其中,就算是斗圣巔峰的強者,必然也是當場隕落,而且誰都明白,這場戰爭的真正勝負關鍵,乃是蕭炎以及魂天帝二人,兩人的失敗,決定著雙方最后的結局!

“蕭炎,今日是本帝封帝之時,你可要讓本帝戰個痛快!”

魂天帝血眸之中,血氣滔天,他站在血海之中,此刻倒也是有著沖天豪氣,此人雖然手段毒辣,但也算得上是梟雄般的人物,今日之戰,兩人之中,必然有其一隕落!

此戰,唯有盡全力相搏!

“奉陪到底!”

蕭炎雙眸中,同樣是有著點點火熱涌動,這一戰,將會是斗氣大陸萬年之內,最為巔峰的一戰!

不論成敗,此戰,必將流傳千古!

望著幾乎霎那間便是變得空空蕩蕩的天空,所有人都是緊閉呼吸,兩人雖未動手,但那股氣勢,卻是已如同山岳般的壓在所有人的頭上。

“嘩嘩!”

血海滔天,彌漫著天際,魂天帝眼中的猩紅,仿佛也是在此刻變得濃郁了許多,這般對恃半晌,他腳步猛的一步踏出。

“轟!”

隨著他這一步的踏出,整個天空,都是在此刻顫抖了起來,而那滔天血海也是瘋狂翻涌,直接是化為數萬丈龐大的血浪,狠狠的對著蕭炎翻卷而去。

在那高達數萬丈的血浪之下,蕭炎的身形,渺小得就如同螻蟻一般。

蕭炎泛著絢麗光芒的雙瞳,盯著那聲勢駭然的血浪,那之中所蘊含的能量,足以輕易將一名九星斗圣連靈魂都是轟碎而去。

“火來?!?/p>

蕭炎嘴巴一動,一道輕聲便是傳出,而在其聲音傳出的霎那,下方大地,直接是轟隆隆的裂開一道巨大深淵,深淵之中,赤紅的巖漿如同噴泉一般,沖上天際,最后盡數懸浮在天空上,也是化為一道巖漿巨浪,與那血色浪頭狠狠的轟在了一起。

“砰!”

天地顫抖,血雨夾雜著巖漿,如同暴雨般的從天空傾瀉而下,將整個中州,都是囊括了進去。

攻勢被阻,魂天帝卻是絲毫不意外,若是斗帝強者如此容易便是被收拾了的話,他那也不會如此執著的追求千年時間,不過雖說如此,他的面色,顯然也是變得凝重了一些,蕭炎如此輕易的接下了他的攻擊,那也就說明,對方是真正的進入了那個境界,并非是依靠其他外物暫時晉入。

“血魔蝕心雷!”

魂天帝腳踏血蓮,手指陡然點向那籠罩著中州的血色云層,而隨著其手指點出,血云立刻如同一個巨大的器官一般,劇烈的蠕動起來,而后,狠狠的向內一收縮!

“轟轟轟!”

在那無邊無際的血云收縮時,天空也是崩塌而下,漆黑的空間裂縫,以一種恐怖的速度在天空上蔓延而開,下一瞬,血云猛然伸展而開,無數道宛如山岳般大小的血雷,直接是以一種暴雨傾盆之勢,瘋狂的射向下方的蕭炎,那血雷,每一道所蘊含的力量,都是足以讓古元等人駭然失色。

望著那鋪天蓋地而下的血雷,蕭炎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,這些血雷之中,蘊含著無比的兇戾與怨氣,若是被擊中的話,兇怨入體,必然會導致神智被破壞。

“哞!”

絢麗的火焰,迅速的自蕭炎體內席卷而出,最后在其身體之外,化為一道矗立天地般的火焰巨人,火焰巨人巨嘴一張,頓時,天地寂靜,一股絢麗到了極點的火焰,猛的自其嘴中噴射而出,如同火燒云一般,與那無數的血雷相撞。

“轟隆??!”

天際之上,絢麗的火焰以及血雷瘋狂的相撞,整片大地,都是在這種劇烈無比的能量波動下,顫抖著被撕裂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縫。

望著天空上那你來我往的血雷火焰攻勢,所有人的心都是提了起來,如此恐怖的交手,已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,那任何一道攻擊落到這聯盟總部,恐怕便是會直接造成無數的傷亡。

“這兩人,誰的勝算更大?”雷贏也是被那恐怖的交戰嚇了一跳,在古元身旁問道。

聞言,古元一怔,旋即苦笑著搖了搖頭,道:“我也是第一次看見斗帝強者交手,至于誰能勝,還真不太好說,不過…不過魂天帝畢竟是魂族族長,而魂族以前也是出現過斗帝強者,對于一些能力的運用,恐怕比蕭炎要略強一些…”

“當然,也不用太過擔心,蕭炎同樣是獲得了陀舍古帝的傳承,指不定有著什么殺手锏…”

聽得他這話,眾人也是只能苦笑著點了點頭,繼續緊張的看著那曠世大戰,面對這種大戰,他們根本插不上半點的手。

血雷震天,血光充斥著天地,魂天帝望著那竟然在他的攻擊下,絲毫不落下風的蕭炎,眼中也是有著陰沉之色掠過,這種僵持的戰斗,可不是他想要看見的。

“蕭炎,莫要以為晉入了斗帝,便能與本帝抗衡!”

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魂天帝的面色,突然變得異常凝重,漫天血雷,都是在此刻減弱下來,在那一道道驚懼般的目光下,魂天帝突然嘴巴一張,一股吸力暴涌而出,那彌漫中州天空的血云,居然是在此刻盡數化為血光,鋪天蓋地的掠進了其嘴中。

厚厚的血云,不知道凝聚了多少人得精血,然而此刻,卻是被魂天帝一口吞噬!

籠罩著中州半年之久的血云被吞噬,那溫暖的陽光也是再度傾瀉而下,望著那略顯刺眼的耀日,不少人都是有些激動,唯有在感受到了那種末日來臨的氣氛時,他們方才能夠知道,以往的那些平凡之物,是如何的可貴。

當然,現在的他們也明白還不是興奮的時候,天空上那主宰著斗氣大陸命運的戰斗,方才剛剛進入白熱化而已!

“咔咔!”

伴隨著那滔天的血云被魂天帝一口吞噬,他的身體驟然膨脹起來,短短瞬間,便是化為一道高達數萬丈的血色巨人,血光在其身體上飛快的凝聚,最后化為一層血色鎧甲,將那萬丈身軀,都是包裹而進。

血色巨人矗立天地,將整個天空都是遮掩而下,在那等可怕的視覺沖擊下,所有人都是絲毫不懷疑,此刻魂天帝的一拳,便是能夠將方圓數萬里之內轟成深淵!

“哈哈,蕭炎,我這血之帝身,你又可能施展?”

魂天帝巨大的血瞳盯著蕭炎,現在的他,吞吐之間,便是有著風雷涌動,一口氣吐出,整個中州的天地能量都是受到了巨大的波動。

“斗帝之身…”

望著那高達萬丈的魂天帝,古元等人的面色都是劇變了起來,同為遠古種族,他們自然是知道,斗帝強者,能夠納天地入體,那時候,他們便是天地,舉手投足間,都是能夠震破蒼穹,威力強大得可怖!

而這種龐大身軀,并非是能量所化,而是實實在在的肉體身軀,想想看,數以萬張的龐大身軀,那等聲勢,又是何等的恐怖?

而這種能力,則被人稱之為斗帝之身,因為也就只有達到斗帝層次,方才能夠將將其施展。

所以,當古元等人見到這一幕時,面色也是大變,不過還不待他們驚慌,天空上的蕭炎,卻是怡然不懼的望著那龐然大物,仰天一笑,手印變幻,那大地再度裂開,無窮的巖漿,被生生抽離而起,最后化為滾滾紅炎,涌進蕭炎的身體。

而在這些滾滾紅炎涌進蕭炎身體時,他的身軀,也是在那無數道緊張目光的注視下,飛快的膨脹,而且在膨脹間,絢麗的火焰,飛快的從渾身毛孔之中呼嘯而出,化為一條條火龍,盤旋在其周身。

“果然是有些本事?!?/p>

見到那周身飛騰著絢麗火焰的蕭炎,魂天帝眼中也是掠過驚異之色,旋即冷笑道:“我倒是要看看,我這血之帝身,還是你那炎之帝身,究竟孰強孰弱!”

冷笑落下,魂天帝大腳一跨,直接是攜帶著風云雷電,平平一拳便是對著蕭炎轟出,頓時天空崩潰,無盡色血氣對著蕭炎鋪天蓋地而去,那等勁風,無比的可怕。

“哼!”

見到魂天帝正面攻來,蕭炎也是一聲冷哼,并沒有躲避,同樣是一拳揮出,那繚繞在周身的絢麗火龍,則是順著拳風,狠狠轟出。

“嘭!”

血氣與火龍驚天相撞,那等可怕的勁風,直接是將下方諸多山峰生生震成粉末,無數的人群,急忙尋找庇護之地,天空上那兩道巨無霸的戰斗,破壞力太過驚人了。

“小心一些!”

古元等人也是連忙再度合力凝聚防御罩,再加上先前蕭炎所設置的火罩,這才未被那等可怕勁風所波及。

“轟轟轟!”

天空上,蕭炎與魂天帝那高達萬丈般的身軀,也是踏著虛空倒退幾步,每一步的落下,都是有著數千丈的空間爆裂成一片黑暗的虛無。

然而兩人剛退,便又是暴沖而出,這種戰斗,并非是極度的絢麗,但卻是強到極致的力量相撞,誰也無法想象,當兩道以萬丈計量的龐然大物肉搏時,那是如何的具備著視覺沖擊。

沖撞之間,風云震動,雷霆閃爍,仿佛天地,都在為這等交鋒而顫抖。

兩道龐然大物的交鋒,對于中州來說,顯然是造成了極大的破壞,大地之上,不斷的劇烈震動著,巨大的裂縫深淵,幾乎是要將中州一分為二,所有的生靈,都是在這等戰斗下,戰戰兢兢,光是那一道細微的余波,就足以將一名斗圣強者秒殺。

古元等人,都是面色蒼白的望著遙遙天空,那里的空間,不斷的崩潰,又不斷的被修復,如此循環不斷,看得人毛骨悚然。

這般戰斗,持續了將近整整半日,轟隆隆的驚天之響,幾乎是傳出了中州,在整個斗氣大陸之上回蕩著。

而受此影響,一些中州之外的強者,也是有所感應,當下都是對著中州的方向掠來,不過,就在他們在即將踏入中州范圍時,那迎面而來的恐怖勁風,便是將他們震得吐血倒退,一個個先前尚還顯得平淡的高人們,當下便是面如土色,再不敢踏入其中。

“炎玄爆!”

遙遙天際上,又是一次極具視覺沖擊的驚天沖撞,而在那等撞擊中,突然有著一道仿佛壓抑了許久的低喝之聲,緊接著,可怕的火焰風暴席卷而開,一道身影,狠狠的落下地面,將遙遠處的山脈,盡數壓成深淵。

望著那道墜落下地的龐大身影,古元等人頓時狂喜,因為那落地之人,居然是魂天帝,看這模樣,在兩人的硬碰中,竟然是蕭炎占了一點上風!

“依靠丹藥進入斗帝,果然算不得上乘,蕭炎接受了古帝傳承,而且在天墓之中,潛心修煉了將近三年,而魂天帝,卻不過半年光景!”燭坤臉龐上涌上興奮之色,道。

聽得他的話,眾人也是喜笑顏開,那心頭萬分的壓抑,也是在此刻一掃而空。

與古元等人相比,那魂族方面,卻是慘然失色,他們同樣非常的明白,若是蕭炎得勝的話,他們將會是何種結局。

“轟!”

而在他們心中慌亂時,那深淵之中,龐大身影再度沖天而起,略微有些狼狽的望著蕭炎。

“魂天帝,你的血之帝身,看來可不如我這炎之帝身!”蕭炎也是緩緩壓抑下體內翻騰的氣血,笑道:“而且,你似乎開始力竭了?”

魂天帝面色陰沉之極,他明白體內的狀況,在經過正面交手后,他發現,雖說他力量同樣驚人,可或許是因為借丹藥之故,所以在氣息悠長的方面,竟然是有些比不上蕭炎,再加上后者的斗帝之身,有著諸多異火相凝,威力更是強橫無比,就算是他這血之帝身,居然也是略有些遜色,這樣下去,恐怕落敗的,還真會是他!

而這種事,是他絕對不會被允許的!

“高興得,莫要太早?!?/p>

魂天帝目光掃過下方的中州大地,眼中掠過一抹獰色:“蕭炎,我本不欲如此,但一切,都是你自找的,今日,本帝便用這整個中州,來為你送葬!”

森然之聲落下,魂天帝大手一揮,一道璀璨的血光暴射而下,最后直接射進大地之中,然后,眾人便是驚駭的見到,無數的血芒,以那落地之處,閃電般的蔓延而開,那一條條血線,就仿佛中州的血脈一般!

蕭炎也是有些驚異的望著這一幕,居高臨下,他能夠看見,那些血線,以一種極度恐怖的速度,將整個中州都是包裹而進。

“砰砰砰!”

就在他為此而驚疑時,中州大地,突然開始在此刻劇烈的顫抖了起來,一道道數以萬丈龐大的血光,從中州大地各處地方暴沖天際!

“這些血光升起的地方…好像是魂族布置噬靈絕生陣的地方!”望著那些血光升起的地方,古元突然驚聲道。

“這些大陣所布置的方位連起來…”燭坤也是在此刻想起了什么,面色陡然一變,驚駭的道:“這些位置連接起來,居然也是一個陣法!”

“如此龐大的陣法…”炎燼等人面色駭然,籠罩整個中州的陣法?真的有人能夠辦到這種事么?

“蕭炎,我魂族籌劃千年,就算是再糟得情況,我們都有所準備,就算你成功踏入了斗帝,今日,你依然必亡!”

血光籠罩著中州,那些光柱,在遙遙的天際之上擴散而開,直接是化為一個龐大得不可思議的詭異大陣!

“此陣,是我魂族第一位斗帝強者所傳,其名,斬帝陣!”魂天帝目光詭異的望著蕭炎,陰冷的笑道:“在那遠古時,可是真的有著斗帝強者隕落在此陣中哦?!?/p>

蕭炎目光微微一沉,抬頭望著天空那被血光縈繞的詭異陣法,從那里,他的確是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。

“不愧是魂天帝,連今天這種局面,都能事先猜測到…”蕭炎聲音低沉的道,這大陣顯然需要極其繁瑣的準備,可惜當初眼里不夠,居然看不出那些所謂的噬靈絕生陣真正的作用。

“凡事做好最壞打算,這也是我魂族能夠延續至今的緣故?!被晏斕圩園烈恍?,旋即面色也是陰翳而下,他袖袍一揮,身后空間裂開,而后,嘩啦啦的水聲響起而起,緊接著,眾人便是驚駭的見到,如同潮水般的血液,自那空間裂縫之中暴涌而出,最后盡數灌進那所謂的斬帝陣法之中。

“蕭炎,我以千萬裔民之血催動此戰,你能夠隕落在此陣之中,也不枉你這般本事了…”

伴隨著滔天血海涌進大陣,那陣法之中,突然閃爍起詭異的光澤,血光極度的凝聚,最后在那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,化為一柄彌漫著無盡血腥味道的巨大透明血刃!

血刃極其的詭異,并沒有刀柄,其上血光縈繞,仿佛連天地,都是能夠一削而斷!

而在這柄詭異血刃浮現時,天空上的耀日,都是在此刻黯淡了下來,天地,也是逐漸的暗沉,那般模樣,仿佛連日月風云,都是懼怕了那詭異血刃!

“魂族之人聽令,以身祭刀!”

血刃一現,魂天帝陡然厲喝出聲,而聽得他喝聲,那遠處的魂族大軍中,頓時傳出一陣騷動,然后,上千名魂族強者咬牙飛掠而出。

“咻!”

魂天帝面色漠然,手印一變,那血刃便是一閃,緊接著,那數千丈之外的那些掠出的魂族強者,便是頭顱離體而飛,鮮血噴涌間,身體迅速枯萎,最后化為粉末消散在天地間。

而吸收了這些魂族強者的血液,那詭異血刃也是越發凝現。

“蕭炎,結束了!”

魂天帝目光狂熱的望著那而柄詭異血刃,也是陡然一口精血噴出,而當這團精血落到血刃之上,其上頓時傳出嗡嗡的刀鳴之聲,在那刀鳴聲下,蕭炎心頭的危險之感,也是越發濃郁。

天地寂靜,所有人的都是望著天空上這一幕,從那詭異血刃上,他們感覺到了一種恐怖到極致般的氣息,這一招,真的很有可能將蕭炎重創!

“斬帝鬼血刃…那傳說中,竟然是真實的…”古元面色也是在此刻蒼白了下來,這所謂的血刃,別人或許不認識,但他卻是頗有記憶,在古族的祖籍上,他看見了不少有關這所謂斬帝鬼血刃的記載!

這東西,真的曾經斬殺過斗帝強者,震驚大陸!

沒想到,這數萬年之后,居然還能親眼見到那傳說之中的兇器!

“糟了…”古元拳頭緊握,面色慘白的喃喃道。

“呼…”

蕭炎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他的面色,也是緩緩凝重了起來,這一次,若是接不下的話,恐怕就得真正隕落了…

“魂天帝,你有準備,我,同樣也有!”

蕭炎盯著魂天帝,手印突然驟變,而后他嘴巴一張,璀璨的絢麗光芒暴射而出,最后迎風暴漲,竟然是化為了一片廣場出現在了天空上。

“異火廣???”

見到那有些熟悉的東西,古元等人都是一愣,那東西,赫然便是當初從古帝洞府之中取出來的異火廣場,不過其中的那些異火,并沒有什么威力,只是標本而已,難道蕭炎要依靠這個,來抵御魂天帝的斬帝陣不成?

異火廣場懸浮天空,蕭炎身形一動,便是出現在廣場上空,在其眉心處,那絢麗的火印,突然在此刻劇烈的跳動起來,一股無法形容的意念波動,自那火印之中飛快的傳出,在一種極端恐怖的速度下,傳遍了整個斗氣大陸!

“吾以炎帝蕭炎之名,敕天下萬火,聽本帝號令!”

蕭炎雙眼陡睜,絢麗火焰自其體內暴涌而出,充滿著威壓的喝聲,在整個斗氣大陸的任何地方,浩浩蕩蕩的響起!

“異火榜第二十三,玄黃炎,歸位!”

絢麗火焰繚繞著蕭炎周身,仿佛火焰之中的帝王一般,而伴隨著這道喝聲落下,那離中州有著數十萬里的一座深山,突然傳出響亮爆炸,一道深黃色的火焰噴射而出,最后宛如流星般的劃過天際,穿梭空間,短短瞬間,便是出現在了中州之上,最后直接投入了異火廣場之上的一道石柱之中。

“轟!”

隨著這道深黃色火焰掠進那道石柱,其上面所升騰的玄黃炎,陡然大漲,化為一根火柱,沖天而起。

(發現傳不了,超過一萬二了,只能分成兩章。)(未完待續)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