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女排联赛比分直播:第五百六十二章 破塔!

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 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第五百六十二章 破塔!

在眾人驚駭的目光注視下,血色巖漿柱帶著熾熱的漿流,鋪天蓋地的沖出最后一道封印,旋即,狠狠的撞擊在了天焚煉氣塔塔尖之上。

“嘭!”

低沉如怒雷般的巨聲,猛然間在眾人耳邊轟隆響起,在這猶如隕石相撞般的碰撞中,蕭炎等人能夠極為清晰的感覺到,整個天焚煉氣塔,都是在此狠狠的顫了一顫。

眾人臉色略有點蒼白的望著那從深洞之中噴發而出的火熱巖漿,即使有著那能量罩的隔離,可依然能夠隱隱感受到那股熾熱的溫度。

血色巖漿柱重重的撞擊在天焚煉氣塔塔尖,卻并未因為那股一往直前的兇猛氣勢而將后者震得破裂,在相撞的那一霎,漆黑色的塔尖,立刻浮現了一層顏色略顯黑暗的微薄能量罩,這層能量罩雖然看似薄弱得僅僅只有不到指頭粗厚,但是,就是這薄薄的一層黑暗能量,卻是將那兇悍無匹的巖漿柱給抵擋了下來!

沖擊失敗,無數碎石從巖漿之中暴射而出,最后濺射在周圍那能量罩之上,剛一接觸,便是被那能量罩之上的狂暴能量,震成粉末。

然而失敗之后,血色巖漿柱卻并未退散而去,僅僅只是下降了幾十米,血色巖漿之上,不斷的翻騰起熾熱的浪潮,片刻之后,浪潮猛然大漲,一頭令得蕭炎等人目瞪口呆的龐大透明火蟒,緩緩的從火浪之中,探出了一個龐大而猙獰的頭顱。

“這...這是什么東西?”望著那僅僅只露出一個龐大腦袋以及一截身軀的無形火蟒,就算是以林修崖等人的定力,也是不免有些驚駭的失聲道。

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在巖漿中翻騰的無形火蟒,蕭炎喉嚨也是微微滾動了一下,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如此近距離的看見如此龐大的蛇,而且他也是有著一些感應,那巖漿柱中的無形火蟒,應該便是自己第一次進入天焚煉氣塔時,所見到的那潛藏在深洞底部的神秘之物....隕落心炎的本體!

“沒想到這隕落心炎已經進化成了這般模樣,此刻的這東西,幾乎已經和尋常魔獸沒有太大的差別?!幣├夏羌渚斕納?,也是在此刻突然響了起來,看來,這無形火蟒給予他的震撼,也并不小。

蕭炎內心震撼的點了點頭,從一團無形之火,經過無數歲月的積累與凝聚,竟然進化成現在這等模樣,天地大自然的神奇,的確令人感到嘆為觀止。

“老師,現在怎么辦?這東西如此恐怖,我們...難道直接抓捕它?”蕭炎在心中急忙的問道。

“直接抓捕?換作我全盛時期還可試試,現在...還是安靜的等待著內院的舉動吧?!幣├隙雜諳粞椎奈駛?,嗤笑了一聲,道。

蕭炎尷尬的一笑,點了點頭。

從巖漿柱中伸出的龐大腦袋,似也是感受到了不遠處的幾個猶如螻蟻般的小家伙,泛著全白顏色的三角瞳孔微微瞥向后者所在之所,而在那全白的三角瞳孔注視下,饒是以紫研那性子,也是有些畏忌的小小退后了一步,更遑論其他一些嚇得臉色煞白的人。

無形火蟒也并未在乎蕭炎這群在它眼中如同螻蟻般的人,所以只是隨意一瞥后,便是收回目光,抬起頭來,死死的盯著漆黑如墨的塔尖,那里,一圈如同簾布般的黑色能量正緩緩的旋轉著,看似薄弱的防御,可卻是擁有著極為恐怖的防御。

“嘰!”

突然間,無形火蟒猛然間發出一道極其尖銳的嘶鳴聲,一陣無形音波陡然擴散而出,旋即重重的撞擊在周圍的能量壁之上,頓時,那能量壁便是泛起了一陣陣劇烈的漣漪波動。

望著那急速震蕩的能量漣漪,蕭炎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,這東西這么隨意的一聲嘶鳴,那破壞力簡直比他的“獅虎碎金吟”強了不知多少。

尖銳的嘶鳴聲徐徐落下,無形火蟒巨嘴大張,頓時,一股龐大的無形火焰,猛然暴涌而出!

無形火焰一出現,即使是有著能量壁的隔絕,可蕭炎等人依然是感受到此處溫度陡然大增,當下眾人不得不施展斗氣將身體包裹,這才略微好受一些。

無形火焰直沖能量壁盡頭的那層黑暗能量膜,沿途涌過,空間都是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扭曲,看上去,就猶如衣衫之上的皺褶一般。

連空間都能焚燒得扭曲的溫度,若是沾上人體,恐怕霎那時間,便是會將之燒得連灰燼都留不下吧。

無形火焰的噴射速度并不快,約莫將近三十秒左右后,方才攜帶著極為恐怖的高溫,與那黑暗能量膜,接觸在了一起。

兩者接觸,并未爆發出先前那般的巨響,反而猶如是沸油遇上了冰塊一般,嗤嗤的不斷冒著一樣的煙霧。

黑暗能量膜雖然輕薄,然而防御力,卻是驚人的強,即使被那無形火焰貼上了炙烤,可依然是堅挺如故,而那無形火蟒見狀,再次發出尖銳嘶鳴,一股股火焰猶如不需要力氣一般,接連不斷的噴吐而出。

黑暗能量膜雖然極強,但是在這種連綿不斷的焚燒中,也是并不能太過持久,因此,隨著時間的推移,那層黑暗能量膜,也是在蕭炎等人的注視中,變得越來越薄,越來越虛幻......

見到黑暗能量膜的減弱,那無形火蟒再次發出嘶鳴聲,只不過,這次的嘶鳴聲中,就算是蕭炎等人,也是能夠聽出那抹欣喜,旋即,后者也是更加賣力的將那種恐怖無匹的無形火焰,急速噴吐......

經久不斷的焚燒,也是令得黑暗能量膜越加虛薄,將近五分鐘左右后,那層能量膜,幾乎已經淡得若隱若現,顯然,它也即將頻臨崩裂邊緣......

“這隕落心炎果然恐怖,竟然連天焚煉氣塔的封印都困不住它,看來突破封印,是遲早的事?!蓖拍羌唇⒌哪芰磕?,蕭炎不由得在心中喃喃道。

“你們這些小子,怎么還在這里?”就在蕭炎等人看得目瞪口呆時,忽然十幾道身影從走廊中閃掠而出,其中領先一人,赫然便是蘇千,而當他看見依然停留在此的蕭炎等人時,不由得喝道。

聽得喝聲,蕭炎等人這才回過神來,目光望向閃出來的十幾道身影,這些人明顯都是內院的長老,一行人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頭,打算撤退時,卻是發現在大喝了之后,蘇千便是迅速將目光從他們身上,轉移到了那在無形火蟒火焰的焚燒中,越加虛薄的黑暗能量膜。

“糟了,天焚煉氣塔的封印要破了,這東西這次不知道使用了什么辦法,竟然令得自己能量暴漲?!奔詞故且運漲У畝?,此刻也是一臉駭然,聲音都是有些尖銳。

“大長老,現在怎么辦?”一名長老急忙詢問道,他們都清楚,一旦隕落心炎突破封印,那后果將會是何等的嚴重。

蘇千臉色陰晴不定,片刻后,猛然一揮手,厲聲道:“所有長老立刻跟我來,現在天焚煉氣塔的封印已經支撐不了不久,我們只能使用當初院長大人留下的陣法封印,試試能否再次將之封??!”

說完,蘇千沒有絲毫的停滯,身形一閃,便是飛快的對著天焚煉氣塔之外閃掠而去,在經過蕭炎等人身旁時,厲喝道:“你們還不走?出了塔,離這里遠遠的,也不許讓任何人過來!”

聽得蘇千厲喝,蕭炎等人皆是脖子一縮,剛欲動身,一道道身影便是閃電般的從身旁沖出,最后化為道道殘影,直接奔出了天焚煉氣塔。

被這些長老的速度嚇了一跳,蕭炎等人也不敢在次過多停留,也是連忙急匆匆的對著塔外沖去。

在即將出塔時,蕭炎再度回頭看了一眼,頓時輕吸了一口涼氣,只見得那層黑暗能量膜,已經在那無形火焰的熊熊焚燒中,變得無比黯淡......

“看來這天焚煉氣塔也困不住隕落心炎了...接下來,便看長老們的吧,希望能夠給我留下機會?!斃鬧邪底閱鈽蹲?,蕭炎不再停留,轉身便是沖出了天焚煉氣塔。

沖出塔來,刺眼的陽光傾灑而下,令得蕭炎眼睛微瞇,目光抬起,四處望了望,卻是發現原本人山人海的塔外,此刻已經變得空空蕩蕩,目光遠眺,方才能夠在極遠之外,看見一些錯錯落落的身影。

身形閃掠到一處小山坡上,蕭炎突然抬起頭來,卻是錯愕的發現,天空上,將近二十道人影懸浮其上,各種顏色的斗氣之翼微微振動著,顯得頗為鮮艷。

這些人影在天空上錯落而立,看似隨意的站位,似乎暗中隱隱有著一些奇異的痕跡,若是仔細察看的話,便是能夠發現,這些人的中央之處,赫然便是天焚煉氣塔!

淡淡的各色能量籠罩在將近二十道身影之上,一絲絲肉眼難以看見的能量絲條,悄然蔓延......

就在天空上陣型成形的那一霎,蕭炎心頭猛然狠狠的一跳,那流淌在經脈之中的青蓮地心火,也是在此刻釋放出一股略有些熾熱的溫度......

“要破了...”似是有所感應,蕭炎喃喃的低聲道。

聲音剛剛落下,一道山崩地裂的炸響聲,猛然響徹天空,旋即,那堅固無比的天焚煉氣塔塔尖,轟然爆裂,熾熱的巖漿柱,在遠處一道道駭然的目光中,噴薄而發!

(第二更到,繼續碼,四更碼不出來,今天不睡覺!最后一個半小時,諸位弟兄,請你們檢查一下書屋吧,若是還有月票未投的,請不要浪費了哦~~~~謝謝?。。。。。?未完待續)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