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竞彩比分直播现场:第九十三章 領域

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 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“啥米,這不科學!”

在虛空中靜養的納蘭嫣然接到分身傳來的消息也是一愣。當時看斗破的時候蕭炎一路暢通無阻的下去,跟本沒遇到什么麻煩???怎么一到自己分身這就遇到這種事了!

柳眉微微一皺,隨即閉目,沉入心靈深處,去尋找關于斗破蒼穹的記憶。

半響之后,納蘭嫣然再度睜開了眼眸,小臉不由的一囧。當蕭炎去古帝洞府時,已經斗圣七星的修為了,自然一路暢通無阻??墑撬媸執叢斕姆稚砣粗揮卸紛鷚恍塹男尬?,那些在蕭炎眼中的小問題,在分身眼中自然就是天塹了!

想了一會自己現有的手段,可是卻發現沒有一樣是能幫助自己分身安全渡過巖漿的。

“都已經到這一步了,難道就此放棄?!?/p>

想到這,不禁令納蘭嫣然柳眉一皺,過了好半響,皺眉苦思的納蘭嫣然突然眼前一亮,似想到了什么,沉入心靈,看向沉浮在心靈中央的一枚符篆,赫然就是那縱橫無數同人小說的‘兌換系統’。

點開系統,神識一頁一頁的翻閱,查找能讓分身渡過巖漿的物品。

將大部分無用的物品去掉,納蘭嫣然又從中挑了一樣出來。

‘百年火心珠:百年火心珠乃是百年火精靈的心臟所化,將其持在手中,可自由穿梭火焰?!?/p>

在接下來還有千年火心珠與

萬年火心珠,說明都是一模一樣,不過價格卻是天差地別,百年火心珠的價格是一萬積分,到了千年就是百萬,到了萬年卻是達到了整整一億積分??!

一億積分這可是相當于一顆斗圣魔核??!

想當初在黑角域她連屠二十七名斗宗,血洗上百家宗門寶庫才差不多湊齊了一億左右積分??!難道就這樣一朝回到解放前。

百年、千年怕不給力,可是一想到一億積分就要這么不翼而飛,納蘭嫣然那精致的小臉就不禁一苦。不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,臉上的表情變得好了些。

“我的積分計劃馬上就要開始了,到時我還會缺積分!”

阿Q式的激勵了下自己后,就用自己的意念向萬年火心珠點去。當點擊的瞬間,積分賬戶里的積分就在納蘭嫣然心痛的目光中開始瘋狂的下降,直到積分減去一億后,賬戶的積分才停了下來!而在現實中閃過一陣白光,一顆純凈的紅珠落于納蘭嫣然的眼前。

看著眼前突然出現的紅珠,納蘭嫣然立刻就把剛剛的心痛不知忘到哪里去了,伸手直接將紅珠抓在了手中。

“這就是萬年火心珠嗎!”

感受著珠子中的龐博能量,即使是納蘭嫣然也有些吃驚,雖說修神主要是修境界,而不是修能量!但是這顆紅珠中的能量卻達到了她的萬倍之多,可見這顆紅珠生前的主人恐怕是能匹敵斗圣的絕世強者??!

納蘭嫣然盤坐虛空,把玩手中的紅珠,心念一動,將一絲神力放出,向火心珠彈射而去,在觸動火心珠的那一瞬間,一個紅色的罩子從火心珠中放了出來,將納蘭嫣然整個人給罩了進去。

“領域,竟然是領域!看來這次一億積分不僅沒虧,反而賺了呢!”

在紅色罩子放出的一瞬間,納蘭嫣然先是一愣,不過隨即就是驚喜。沒想到一億積分換出來的東西竟然已經開始接觸大圣第三步(斗圣)才獨有的領域了。

“不過這樣也好,有了這火之領域,分身渡過那赤黑巖漿應該就不成問題了?!?/p>

納蘭嫣然在冷靜下來后,就用神念定位分身的位置,在確定后,直接結印構建一個微型的空間通道,將萬年火心珠送了過去。隨即納蘭嫣然又重新閉目,投入她的回復大業了。

在虛空的另一面無盡巖漿中,黑衣粉發銀眸的冷酷少女納蘭嫣然分身,懸浮虛空,靜靜的望著前方一片赤黑的巖漿,靜默不語,等待著本尊的答復。

‘咔嚓’

一聲玻璃破碎聲在納蘭分身耳邊響起,讓納蘭分身不禁瞳孔一縮,急忙向后退了幾步,反手結印,又連續布置了幾重空間屏障,才重新抬頭,看向前方突然出現的一道漆黑裂縫!納蘭分身知道這是空間裂縫,雖然她不懼怕,不過這里畢竟是火焰蜥蜴族的老巢,萬一真從空間裂縫中踏出個半圣以上的老不死,她可就真要身先死了。

漆黑裂縫打開了半響后,在納蘭分身錯愕的視線中,半圣沒有來,到是一顆純凈的紅珠從中滾落了出來。懸浮巖漿海中,不僅沒被納蘭分身都顧忌的赤黑巖漿融化,反而一落入巖漿,就如魚兒入了水,瘋狂的吸收起赤黑巖漿來!讓在一旁的納蘭分身不禁瞪目咂舌!

......

納蘭分身又等了半響,見空間裂縫都愈合了,也沒有蜥蜴族強者出現,納蘭分身才踏步上前將吸收巖漿的紅珠抓在手中,說來也奇怪,紅珠在納蘭分身靠近的那一剎那,就停下了吸收巖漿的動作,好似在等待納蘭分身的收取一般。

抓住紅珠的一瞬,就有股信息從紅珠中傳出,讓接收到信息的納蘭分身頗為無語!

‘分身,被嚇到了嗎!嘿嘿,別介意,這是我從兌換系統中兌換的火心珠,能幫你渡過巖漿哈。好了,就樣吧,祝你安全渡過巖漿’

對于本尊的惡趣味,分身無奈的搖了搖頭,用神力啟動火心珠后,就向赤黑巖漿走去。

頂著紅色罩子,納蘭分身手握紅珠,面色冷漠,黑衣粉發銀色眼眸,漫步在赤黑巖漿中,猶如來自地獄的魔神。眼眸前望,除了赤黑還是赤黑,仿佛沒有盡頭,不過本尊不著急,她亦是不著急,沉下心神,繼續向那傳說中的古帝洞府行去。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