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缘网比分直播:第一百一十五章 八極崩

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 馬上記住斗破小說網,比分直播足球即时比分 www.954760.live,如果被任意瀏/覽/器轉/碼,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/碼閱讀。遇到圖片章節,請橫屏閱讀。

蕭炎剛剛說完‘斗宗’兩字,就感到空間扭曲,身處的這處幻境破碎了開來,而蕭炎的意識也回歸肉身。

躺在床上的蕭炎慢慢睜開了眼眸,稍微打量的下,發現是自己的臥室,心下一安,手臂稍稍用力,從床上坐了起來,看著眼前漂浮空中的老師,不禁有些無語。沒想到只是隨便說說,竟被老師扯到了一處類似幻境的地方,見到了比自己還小,但實力卻達到了斗宗的妖孽小女孩!

不過蕭炎怎么也不會想到,若按照原本的劇本寫,那名斗宗的女孩,將會成為自己的孩子。

“怎么樣,相信有出生就能達到斗宗了的吧!”

然輕輕開口,一臉調笑的看著坐在床邊的蕭炎。

“是啊,相信了,果然是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??!”

再次想到剛剛那幻境中的女孩,蕭炎也是一陣嘆息,自己雖然借著老師的筑基靈液和以前的經驗,修煉起來很快,但和那些天生地養的妖孽比起來,還是有很大差距的??!不過蕭炎也就是稍稍感嘆,就振作起來了,不管如何,還是要先把斗之氣提升到七段才是最要緊的事啊。

本打算出去放松放松心情的蕭炎,也沒了這個心思,從懷中掏出那瓶老師煉制好的筑基靈液,向盆中的清水滴了一滴,瞬間一盆清水就變為了深青色。

脫下衣裳,身形一躍,蕭炎又跨入了水盆中,閉目修煉起來。

......

毫無顧忌的從木盆中爬出來,蕭炎回頭望了望顏色變淺了一些的青色水液,這是由于其中所蘊含的能量被自己吸收的緣故,無奈的搖了搖頭,低聲嘀咕道:“這還能支持一個半月的修煉么?”

將身體上的水漬搽凈,蕭炎隨意的套上一件整潔的衣裳,然后爬上柔軟的床榻,從枕頭下,摸出那塊漆黑的鐵片。

鐵片上的銹斑已經被蕭炎細心的洗凈,整體有些通亮,散著幽幽光澤,頗有幾分神秘的味道。

半個月下來,蕭炎除了悶頭修煉之外,便是把其余的心神,全部放在了這鐵片中的玄階低級斗技之上了。

因為怕蕭炎貪多嚼不爛,然到先沒教八極崩,只是讓蕭炎先將吸掌練好。

而半月里,在然的指點下,蕭炎也是逐漸的掌握了幾分這吸掌的訣竅,不過由于體內斗之氣的稀薄,卻還從未見到有什么實質效果,這倒是讓蕭炎有些遺憾。

......

蕭炎在修煉中又渡過了半個月,而蕭炎也在今天的修煉中斗之氣積累到了頂點,一鼓作氣突破了斗之氣五段。而吸掌也是小有所成,挪動一只青花瓷瓶,限于斗之氣過弱,恐怕得要斗之氣七段,才能造出能夠扯動一個人的吸力。

因為達到了五段,即將要闖塔,自覺只憑一個吸掌是遠遠不夠的,蕭炎就出發去斗技閣尋找功法,按照原著一般發生了與蕭寧的爭風吃醋事件,而然也就接著這個由頭將八極崩交給了他。

......蕭炎的**之旅

“??!??!老師再來!”

“好爽,不要停!”

“老師!我還要!”

...以上純屬口胡,以下才是正文↓

清晨,薄薄的淡白霧氣籠罩著后山山頂,久久不散,輕風吹過,忽然帶來一陣肉體接觸的悶響之聲。

后山頂上的一處隱蔽小樹林中,蕭炎雙腳如樹樁一般的插進泥土,腳趾緊扣地面,牙關緊咬,額頭之上,冷汗橫流,只穿了一件短褲的**身軀上,一道道青色淤痕,密布其上。

在蕭炎身后,化為靈魂狀態的然,正盤坐在一塊巨石之上,此時,她正滿臉肅然的望著那咬牙堅持的蕭炎,手掌輕輕一揮。

隨著然手掌的揮動,空氣略微波動,一道淡紅色的斗氣匹練猛的自然掌中暴射而出,最后宛如鞭子一般,重重的砸在了蕭炎肩膀之上,頓時留下一道長長的青色淤痕。

嘴角一陣劇烈的哆嗦,牙齒縫間吸了一口冷氣,蕭炎只覺得自己的肩膀似乎忽然間麻木了下來,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直鉆入心,在這股劇烈的疼痛之下,蕭炎就是連腳尖都有些軟,差點把持不住的栽下身子…

在劇烈的疼痛過后,是體內那急趟過的微薄斗之氣,斗之氣在疼痛的刺激下,似乎比平日更加的具有活力,歡快的流過肩膀處的脈絡與穴位,一絲絲溫涼,緩緩的滲透進骨骼肌肉之中,悄悄的進行著強化…

“再來!”待得肩膀上的疼痛逐漸褪去,蕭炎那稚嫩的小臉上,卻滿是執著與倔強,咬著牙道。

望著那咬牙堅持下打擊的蕭炎,然點了點頭,一開始或許還抱著看主角笑話的態度,可是日子一長,即使是然也被蕭炎那百折不撓的毅力所打動,對蕭炎的訓練也是更認真了些,當然換來的結果就是,蕭炎每次訓練都要達到自己的極限,然才會宣布結束。

“砰,砰,砰…”小小的樹林之中,一道道有些滲人的悶響以及略微夾雜著痛苦聲音的低低哼聲,接連不斷的傳了開來…

然的下手極有分寸,每次的攻擊,剛好是達到蕭炎現在身體所能夠承受的臨界點,那樣,既不會讓重傷蕭炎,又能給他帶來真正的痛感。

斗氣擊打在身體之上的那種鉆心疼痛,讓得蕭炎的小臉,痛苦得幾乎有些扭曲了起來。

身體之上,隨著然手掌的揮動,淤痕越來越多…

“砰!”又是一道斗氣匹練射出,那猶如木樁一般的蕭炎,終于是到達了所能承受的極限,雙腿一軟,脫力的癱了下去。

劇烈的喘息了半晌,蕭炎抹去額頭上的冷汗,抬起頭來,艱難的裂嘴笑道:“老師,怎么樣?”

“很不錯,今天接下了八十四次斗氣鞭撻,比一個半月前的九次,已經強上許多了…”然點了點頭,美眸之中,有著一抹難以察覺的驚嘆,這一個半月以來,蕭炎所表現出來的韌性,出乎了她意料,就比如今天,本來她認為七十次斗氣鞭撻便已經是蕭炎的極限,可后者,卻生生的堅持到了第八十四次,這實在是讓她不得不感嘆這蕭炎的忍耐程度。

聽著然的話,蕭炎重重的松了一口氣,脫力般的坐在泥地歇息了好片刻時間,待得身子回復知覺之后,這才慢慢的爬起身子,從一旁的石頭上取下衣服,穿了上去。

穿衣時,清涼的布料碰觸著淤痕,自然又是痛得蕭炎齜牙咧嘴。

透明的身體一扭,然化為光線閃進了黑色戒指之中,留下一句已經說了很多遍的關切話語:“趕緊回去用筑基靈液侵泡身子,不然身體里面殘留的淤血,會讓你重傷!”

了然的點了點頭,穿好衣褲的蕭炎,慢吞吞的行下后山。

......

{ganrao}